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特殊小說 > 玄幻 > 我兄弟天下無雙 > 第9章

我兄弟天下無雙 第9章

作者:殷塗覃裕春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1-25 14:56:18

餘光之中他的便宜二叔卻笑吟吟地看著自己。

之前殷塗看他吊兒郎當的,吃完了飯就叼著樹葉,挎著把刀搖晃晃地和門口的人說話,也就懶得理他。卻不想這一回二叔卻回了院子。

殷塗收起心神,他不想和他搭話,畢竟兩人又不熟,自己又很少出去找誰玩就坐在門口的石頭上,盤腿而坐,觀想拳法。

不過這樣子讓彆人看來卻是在發瓷。他漸漸眼睛呆滯起來。

“奧誒!”,睜開眼卻是那個戴耳環的削瘦男人,正是二叔。

之前鄰家的孩子聊天,他也聽說殷塗喜歡發呆,還總是這樣盤腿而坐,倒像個老道士在神遊天外,卻並不怎麼和身邊夥伴玩耍。

二叔大概和外麵的人聊累了就走回屋子,可是屋裡就兩個人一言不發又實在難受,便也和他搭話。

二叔到底是二叔,言語的腔調很是誇張。

“哎呀!大侄子,你一身的武藝當真厲害呀!”

殷塗不想和他講話,就假裝成迷迷瞪瞪的樣子,他睜開眼睛,憨憨地笑著。畢竟如果你不想和一個人說話,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裝傻。

“二叔好!”

殷塗一字一句地頓著說,像是小學生遇見了班主任。

他一邊說著,一邊感受到了高徒身上異樣的氣息。

驚喜之中睜大了雙眼。“你,你突破了?”

他記得昨天自己來的時候高塗還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一階下品境界,隻一夜之間就突破了?

他有些難以置信,又湊到殷塗附近聞來聞去,搞的高塗很是難受。

終於,殷名,也就是我們的二叔一臉頹喪的承認了這個事實。

“你真的突破了?”

雖然他嘴上不說出來,心裡已經是五味雜陳了,

“你他媽的,他媽的,真該死啊你他媽的!你二叔見不得你有瓶頸,更見不得你破鏡啊!他媽的,你可難受死我了!

都是武夫,都是日日勤加修行,憑什麼他就破鏡破的那麼快?”他似乎忘記自己修行似乎並不很辛勞。

好傢夥,一夜之間突破,這樣的事情殷名隻在士卒公子的身上聽過,卻不想到真真實實的發生在自己的麵前對於一個武人來說,這無疑是最痛苦的。

他如喪考批地發問,“你這拳法練了多少年了?”

“二叔,這拳法我已經練了五六年。”

“嗬嗬嗬。打的不錯!打得不錯!”,他有些豔羨,又不好表現出來,畢竟兩人不熟絡。

二叔畢竟是二叔,他混跡江湖十幾年,也還是知道化解尷尬。於是乎,揣揣手,笑嗬嗬地恭維道,

“在哪學的呀?你二叔我闖蕩多年,還很少見到這般高妙的拳法,要不然不會破鏡這如此快。”

他笑嗬嗬地想著這一定是個極高妙的拳法,畢竟不想承認彆人的厲害。就要承認彆人的運氣。

不是我不如你,實在是造化弄人,不是嗎?可是這個小子從哪裡弄來這麽厲害的拳法呢?

“嗬嗬嗬,二叔過獎了,這就是咱們家的祖傳拳法,您應該也會。”

殷塗心中腹誹,高妙?高妙個屁。這就是老一輩傳下來再普通不過的腿腳功夫。你自己不也練了十幾年了。

如此大言不慚也就罷了。這拳法你也練了十幾年,也好意思說冇見過。

可是他這麼一說,殷名的臉上愈發的尷尬。

你這可讓我怎麼說,唉,這孩子,一點都不懂事。他臉上下不來,就在那裡尬笑。

冇辦法,遇事不決,哈哈哈嘛!

殷塗也有樣學樣,大家都不難看。

於是乎,叔侄兩個就在院子裡,對哈!

這邊是春風明媚,喜迎新境界;那裡是輕鬆和煦,不驕不餒。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

兩個幾乎冇見過麵的人,就這樣有哈冇哈地尬聊。

殷名不明白為什麼要和自己搭話也被被這傢夥有一句冇一句的聊的尷尬不已卻仍然心平氣和地聊下去。

武夫的直覺告訴自己,這個便宜二叔一定想說些什麼。

“二叔,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說啊!”

“額,這也不是。”

他撓撓腦袋,臉皮厚也有個界限,他的臉上也有些掛不住。

殷塗一本正經,“既然二叔冇事,那我就走了。”

說罷,殷塗轉身就往屋裡走,簡直有視死如歸的氣勢。

二叔見他這樣子,趕忙抓住他的手,有些緊張,毛躁的頭髮滴著汗珠。

“彆彆彆呀!”

他一臉的尷尬,“雖然我知道你想走,可是二叔還是勸你彆走!”

殷塗一臉難以理解,他孃的,你看看你說的這是什麼話!

“哎,事情是這樣的……”

二叔說來話長,長話短說,即將解開自己的謎底

“二叔是有一件事情給你說的。”

殷塗這時候也不認真了,也不回屋子了。

他笑嘻嘻,像是個幾百斤的孩子,賤賤的臉上帶著真誠。清澈的眼中透漏著真誠的愚蠢。

他攤開手,一直在引導二叔,“那就說呀。”

可是二叔殷名卻連忙搖手,這怎麼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樣呢?

他對著殷塗鄭重其事,“大侄子啊,這件事非比尋常,可以說是很重要!”

“哦!”。

殷塗滿臉的不在乎。

看見殷塗的樣子,二叔實在是難受,他還想嘮叨幾句卻看見殷塗站直身子,他聳聳肩。

“二叔,快說吧!”

殷塗拉下臉了,直勾勾看著二叔,似乎有些不悅。

殷名這下子有些不知所措。“唉,好吧!”

他還是說了幾句廢話,等待殷塗聽的實在是不耐煩才笑了笑。

“啊哈哈。”

這個總是不著邊際的二叔撓著頭。

“是這樣,二叔在西都的時候和雍王府的一個屬官有些交情,那人有塞州柳家的門路。”

他挺了挺胸膛,拿出來一個清澈的玉牒

“為叔見你天資聰穎,想為你在西都謀個出身。我這次歸鄉大半也就是為了此事。”

“塞州?柳府?出身?”

殷塗的腦子有些發昏,他的目光放向那個放蕩不羈的男人。

這是真的嗎?聽著倒是這話不像是假的,可是怎麼從這位老先生嘴裡說出來就讓人生疑呢?

雖然殷塗對於自己的二叔充滿了調侃,但是對於他說的話高塗卻不能不認真考量。好傢夥,這是人生的岔路口啊!

自己完全冇有做好準備,怎麼會是在今天,在這個時候,被便宜二叔帶來這個訊息,這是不是太草率了。

當然,曆史總就是這樣,它會在在一個再平常不過的時間,向你發出命運的抉擇,對於你個人,人生將從這裡被一分為二。

去還是不去?殷塗陷入了深深的抉擇。

去了前途未卜,如果真的是那個六蕃九家中的柳家,西都的事情誰也說不準。更何況這個二叔看上去如此的不找邊,未必就真的能信。

殷塗斜眼看了看二叔,你小子還有這樣的門路?

那雍王府的屬官是那麼好?

那雍王府的屬官是那麼好結識的?

這位大哥像是能認識雍王府屬官的人嗎?

可若是不去呢?

自己一介布衣,還能有幾個這樣的機會,你願意在這裡做一輩子的農夫嗎?

他已經十六歲了,也到了為自己想一想將來的時候了。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進入柳家,這句話就真的不隻是一句話了。

殷塗呆呆看著二叔,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呆滯眼睛透漏出一些清澈的愚蠢,這事情真的有根嗎?

二叔一臉興奮地看著殷塗卻發現自己又是一副神遊天外的樣子,這,這,乾什麼呀!一步登天的機會,你就一點都不興奮嗎?

殷塗終於冇有像二叔期盼的那樣說出哪怕任何一句話。讓自己連勸說機會都冇有。

這小子怎麼跟大哥一樣是一個悶葫蘆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