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特殊小說 > 都市 > 綠葉的逆襲人生 > 第9章

綠葉的逆襲人生 第9章

作者:鐘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6:39:19

在二哥即將,被送入看守所的當天,鐘興還是跟二哥吵了起來…

那天中午二哥打著吊瓶,鐘興陪著他下著象棋,老爸在旁邊的床上躺著,打著呼嚕…

老媽就在旁邊坐著,看著兩人下棋,二叔跟老叔還有幾個親戚,在門口的走廊閒聊著…

旁邊門口,依然坐著一個民警,手裡玩著手機,不時的露出笑容…

下象棋。鐘興在村裡,那也是數一數二的,七歲開始學會下象棋,就很少有對手,這可能就是天賦異稟吧。

在與二哥的對弈中,鐘興連輸了三把,二哥也是生氣了,不玩了,你都冇用心下,故意讓著我呢?我用你讓嗎?接著直接就把棋盤掀翻了…

老媽在旁邊,一邊撿著掉落在地上的棋子,一邊說道:“玩的好好的,怎麼說翻臉就翻臉了”…

二哥也知道理虧,冇有說話。拿起鐘興的手機,又放起了那熟悉的歌曲,我的好兄弟,嘴裡還在那時不時的哼唱著…

峰子的爸媽,幾天前也來看過二哥,隨後就跟二叔還有老爸,在走廊裡談了好久,後來才知道,是李響的屍檢報告出來了,致命傷在肺部,腿上的一刀也是,紮大動脈上了,直接導致的失血過多…

後來二叔,又再三問起二哥,到底紮幾刀,紮在哪裡…

二哥也是很肯定的說道:“就在李響後肩膀下方,紮了一下,當時刀就折成了兩半”,隨後又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大概比劃了一個位置。

二哥此時不知道,為什麼要問這些,鐘興也不知道…

後來聽二叔說起才知道,峰子的爸媽和齊偉的爸媽商量了一下,通過關係找到了死者的家屬,原來李響的老婆,也就是張東的姐姐,還有一個才一歲半的孩子…

倆家的意思,就是賠償的問題,想多花點錢,讓孩子能少盼幾年,但是死者家屬不同意,意思不要錢,隻要求法院判死刑,法院這邊的意思是,賠償是指正要賠償的,死刑也是不可能,達不到死刑標準。

你們跟死者家屬商量一個具體的結果,這樣法院,可以根據賠償結果,再得到死者家屬的諒解,就可以酌情的少判幾年。

二叔跟老爸商量了一下,也同意峰子父母的說法,並且對倆人保證,你們這邊跟死者家屬繼續溝通,賠償多少我們都認,隻要合理,即使砸鍋賣鐵,也會把這錢湊齊…

齊偉父母的意思,是賠償可以,你們倆家出大頭,齊偉全程也冇有動幾下手,為了孩子我家隻出三萬,剩下多少,你們倆家均攤…

二叔也同意齊偉父母的說法,畢竟事情是因為咱們家孩子而起的,峰子和齊偉也是為了幫咱們鐘聖…

峰子父母,之所以同意賠償,也是因為知道了李響致命傷,肺部和大腿都是峰子紮的,換句話說,李響的直接死亡原因,是峰子造成的…

峰子父母還是說了另一件事,就是希望鐘聖,能把肺部那刀致命傷攬下來,承認那刀是鐘聖紮的…

這樣峰子,就可以少判幾年,因為你們家鐘聖是主謀,即使承認這刀,判刑也是一樣的,二叔也冇有答應,隻是轉移話題,應付了過去…

此時二哥,也知道了這些,家裡也是怕二哥意氣用事,真的把這刀,攬在自己身上,對於法律意識淡薄的家人來說,不知道這一刀代表什麼,對刑期有多大的影響。但是潛意識裡,還是覺得這不是好事…

其實,早在警察第一天來的時候,峰子、齊偉、小叔的口供,包括後來二哥的口供,就已經錄製完了,該問的問題,也包括這些紮刀上的細節問題,都問清楚了…

二哥打完點滴,就會拆線,拆完線就會被民警直接帶往看守所…

二哥還在不停的,聽著這首我的好兄弟,鐘興都聽煩了,也是擔心二哥繼續聽下去,會意氣用事,於是搶過了手機,把音樂關了…

二哥看鐘興把手機關了,直接就生氣了,對著鐘興就喊道:“把音樂開開”,鐘興說:“聽了多久了,天天聽你不煩啊”…

二哥不管就要搶手機,鐘興直接拿起手機,走了出去,站在走廊,鐘興也有些後悔了,他聽就讓他聽唄…

老媽看著二哥,氣的通紅的臉,躺在床上也不說話,就寬慰著二哥說道:“不聽就不聽吧,一會就拆線了”,其實老媽的言外之意,是拆完線,就要被帶走了,凡事不要意氣用事,你還有這個家呢,

老媽說完,就來到走廊哭了起來,看著老媽哭了,鐘興的心也碎了。長這麼大,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媽媽的眼淚。

鐘興也不知道怎麼寬慰老媽,老媽看見鐘興過來,偷偷擦了擦眼淚,對鐘興說道:“你就這麼不懂事,你二哥馬上就要被帶走了,你就不能讓著一點他,他要聽歌,你就讓他聽唄”…

聽著媽媽的責怪,鐘興不敢反駁,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對不對”…

直到下午四點,二哥脫下了病號服,換上了老媽給他買的羽絨服,還有幾件新衣服,還有一些水果,一些吃的…

老媽的想法就是,把能帶走的,都給二哥帶上,此時民警說道:“不用那麼麻煩,隻帶著一套換洗的內衣就行,其他的東西拿了也帶不進去,你們留著自己吃吧”…

二哥此刻雙手,被手銬緊緊的銬住,兩個民警,一左一右的架著二哥,走出了203走出了醫院,一大家子人,就緊跟著後麵,直到二哥,被兩名民警駕上了囚車,老媽再也忍不住了,哭著說道:“你們要帶我兒子去哪啊”…

其中一個好心的民警,還是上前寬慰道:“我們送您兒子去看守所,任務就完成了,你們可以打車,直接先過去,到那裡還要交接一下,你們還要給他存點生活費”…

隨著車子的遠離,二哥冇有回過一次頭,也冇有再看過鐘興一眼,可能他還在生鐘興的氣,也可能他害怕自己控製不住情緒,無法麵對,即將分彆的父母,因為鐘興看見了他上車後,很小的一個側臉角度,而他的側臉,在不斷的顫動著…

老爸、老媽、二叔、老叔還有鐘興,幾人打了兩輛出租車,緊急的趕往,城北的看守所,留下了老弟鐘瑞,收拾一下醫院剩餘的東西…

綏市的冬天是寒冷的,這些日子,也陸陸續續的下了幾場雪,雖然天已經很黑了,卻還是掩蓋不住,四周白雪皚皚的,美麗景色…

站在看守所的門口,冇過幾分鐘,載著二哥的囚車就開了過來。

車子冇有在門口停下,而是直接駛入了看守所的大院,而我們也隻能隔著這冰冷的鐵柵欄,遠遠的看著二哥最後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

老媽再也忍不住的,坐在了雪地上哭了起來,鐘興趕緊把背上的揹包,放在老媽的身下,不一會大院裡的門開了,一個老頭對著這邊喊道:“鐘聖的家屬進來一個,辦個登記表,順便存3000塊錢”…

於是鐘興趕緊拿出錢包,查也冇查就把錢全部給了二叔,看著厚度四五千是有了,二叔拿著錢,小跑的進了看守所,大門也被無情的關上了…

老爸因為垂體瘤,在2001到2003年的時間裡,做了兩次頭顱手術。

身體早已大不如前,手術的時候,還傷到了腦神經,導致一隻眼睛,隻能半睜著,思維想法,反應靈敏度,也都大不如前,所以家裡有任何大事,基本都是二叔,幫著張羅…

手術以後的老爸,性格、性情都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再也不是那個,曾經在村裡叱吒風雲不管走到哪,都被人尊敬的稱呼一句的鐘老大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