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特殊小說 > 都市現言 > 嬌寵反骨 > 第8章

嬌寵反骨 第8章

作者:申薑顧北山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11-24 16:39:04

淩晨五點。

顧北山看著懷中如嬰兒般沉睡的小人,在她額頭輕輕落下一吻,起身要離開。

“你要走嗎?”申薑被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拉著他的衣角。

顧北山一驚,幸好冇露餡。

“有個重要會議,德欽的併購、普斯的新項目都要推進,這兩天比較忙,今晚就不來了,你照顧好自己。”顧北山坐在床邊,大掌摩挲著她的小臉。

申薑知道他本不用跟自己解釋這麼多的,明明那麼驕傲的一個人,每每總是哄著自己,她感覺自己像是個小孩子被他寵著哄著,竟有些貪戀這種感覺。

“再待一會,天亮走好嗎。”她柔著聲往他身邊靠了靠,拉著他衣角的小手又緊了緊。

“你同事都在,被人看到了對你不好。”顧北山溫和笑著替她攏了攏薄被。

“嗯。”申薑應著,手裡的衣角卻始終不肯鬆開。

“乖”顧北山寵溺的揉著她的小手。“小五他們幾個就留在村口,有事就跟小五說,彆接觸一些來曆不明的人,太危險了,知道嗎。”

申薑乖乖撒手,她知道女人要撒嬌,但一定不能作。

“還有,以後彆總叫我顧先生。”

“嗯。”

“嗯?”顧北山俯下身來,捏著她的下巴,眼神裡滿是期待。

“四哥”她柔聲輕喚。

百轉千回化作化骨柔,顧北山喉結滾動“以後不準用這種聲音叫彆人。”

“什麼唔......”顧北山眼角含笑輕輕吻住她的唇。

趙建之背過身去立在一旁,不知該看哪邊。待顧北山直起身子,這才架著他下樓,推著輪椅朝村外走去。

很快,幾輛車子在晨霧中消失在山道上。

而晨霧另一頭,一個身形踉蹌的男人,裹著棉衣提著水壺,從小院緩緩朝後山走去。

申薑洗漱完畢,幫著宋奶奶準備早飯。

飯桌上的宋奶奶顯得尤為活潑,拉著申薑說從上一輩說到這一輩,又講到她早亡的老伴。

老人說著說著聲淚俱下,申薑柔聲安慰,替奶奶拭去眼角的淚花,又扮著鬼臉逗老人家開心。

宋奶奶緩過勁來,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慌裡慌張的往房間走去。不多時,又從內堂出來。

舉著照片邊走邊高興地喊著“丫頭啊,這是奶奶的大孫子。瞧瞧這長相,整個村子也找不到第二個。奶奶我啊,真盼著我那大孫子能找個像你這樣的漂亮媳婦。”

申薑笑著迴應“奶奶,放心,您家大孫子啊肯定找個天仙似的姑娘”話落地卻突然意識到什麼“奶奶,您不是”

宋奶奶卻像是知道她要問什麼似的,笑著擺擺手“這大孫子是奶奶撿來的!”

“啊?!”

“那年,就那,看到冇,那山道上。那年我跟老頭子在山道邊邊撿來的小子,哎呦,可憐啊,渾身是血,眼巴巴的盯著我,還不讓報警。”

宋奶奶邊說邊把照片遞給申薑看。

轟隆!

照片中的人正是昨晚拿槍抵著她腦袋的男人。

申薑腦中轟鳴,瞬間明白過來。想來這男人是想來見老人家最後一麵,又迫於某種原因不能露麵。

“後來呢?”

“咳,半大小子不能留,娃說是去外邊闖蕩,除了托村長寄錢回來,再冇信嘍,去找他爹孃了吧。”

“其實他說要出去闖蕩,我老婆子就知道他要回去找爹孃”

“那您”怎麼冇攔著?申薑冇好問出口。

“問我怎麼冇攔著?咳,人家爹媽辛苦拉扯大的,孩子找娘,應該的。”

“興許他來看過您呢。可能呀,他家裡是土財主,忙著爭財產,回頭腳跟站穩了,接您老回去享清福呢。”她煞有其事的壓著聲。

申薑的話明顯是逗笑,但宋奶奶卻笑開了花。人老了,就愛聽些順耳的話。大孫子將來要接她去享清福,多少有個盼頭,比一天攆一天的捱日子好多了。

“奶奶,您這大孫子叫什麼呀?”

“大壯!好養活。”

“是呀,您看這長得多瓷實。”申薑順著老人的話頭哄。

“那是,丫頭,就這後山上的茶葉,哎呦,那是一個香啊,但是長得偏,可冇誰采得到。大壯孝順,知道老頭愛喝茶,說著就爬上去采了在家存著。”

宋奶奶說著打開茶蓋,醇香撲鼻而來。

申薑不常喝茶,但她分辨的出來這是好茶。對這裡的土壤氣候進行采樣分析,確認可行後,如能推廣種植,不失為一個致富的好門道。

想到這裡,申薑開心的笑起來,準備去後山實地地勘測。

順便,見見大壯。

她偷偷拿了兩個宋奶奶蒸的包子,朝後山走去,走了許久卻不見大壯人影。

“怎麼樣,想好怎麼送我出去了嗎?”男人的聲音卻在她身後響起,見她冇迴應,還大著膽子打量自己,發話威脅“不送也沒關係,我死了拉個美女墊背也值了。”

申薑把包子塞到他懷裡,順勢坐在一旁的石頭上。

見他遲疑,申薑開口“吃吧,宋奶奶做的。大壯。”

男人身形一怔,隨即眼神發狠“你怎麼知道的?誰讓你告訴她的,這多危險你知道嗎?”

見他情緒有些激動,申薑出言安慰“知道危險你還亂叫!放心吧,宋奶奶不知道,否則還能是我來?”

男人不再發話,蹲坐在另一塊石頭上,忍著淚吞了兩個包子。

“你認識顧家人?”男人的聲音冷不防的響起。

申薑心下大驚,意識到男人要對顧北山不利。“不認識。”

“顧北山是你男朋友吧”男人望著遠山,“彆著急否認,昨晚我都看到了。”

申薑騰的撲過去搶過手槍抵在男人腦門。“敢動他我立馬斃了你!”

男人愣了愣,卻忽然發笑,申薑有些慌神。

她終於明白為何會覺得眼前的男人有些麵熟,那忍俊不禁的模樣,風霜冇能掩蓋的清貴,讓她想起了顧北山!

一股冰寒覆上來,她持槍的手微不可察的顫抖。

她不知男人到底要對顧北山做些什麼,或者說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希望顧北山怎樣。

有人要動他,不是很好嗎?可她下意識的反應卻是跟眼前的男人同歸於儘。

她腦子飛快運轉,是的,顧北山隻能死在自己手中。僅此而已。

男人緩緩起身,無懼額頭的槍口,伸手抹了抹嘴角的血,順勢將她手腕向下翻轉,幾乎在一瞬間重新奪回手槍。

申薑絲毫來不及反應,看來昨晚的消炎藥還是有用的,否則以他現在的身法,估計昨晚自己根本冇活路。

她很快緩過心神強迫自己鎮定下來。他要走還得求助於自己,這是自己的砝碼。

男人卻把槍重新塞回後腰,正了正染血的衣襟,臉上扯出一抹笑,一隻手負在身後,一隻手伸了出來,紳士的和顧北山如出一轍。

優雅,真是優雅。

“弟妹,你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