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特殊小說 > 都市現言 > 八零空間:白富美鄉下誘哄野糙男 > 第10章

八零空間:白富美鄉下誘哄野糙男 第10章

作者:花蕊劉博軒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11-24 15:46:45

花蕊和劉博軒一起進了村,當走到十字路口就見人在路口往自己家的方向張望,花蕊拉住一箇中年婦女問:“潘嬸,發生什麼事了嗎?”

那個女人一看是花蕊,急忙說:“花蕊,你快回家吧!你奶和你大伯孃在你家鬨呢?”

花蕊一聽跟潘嬸道謝後直接往家快步走去,劉博軒也跟了上去。

到家門口就看到一些人在院門口看熱鬨,院裡傳出花老太太高亢的謾罵聲:“花蕊這個小賤貨,連她姐姐的對象都勾引,真是不要臉,快叫她出來,看我不好好教訓一下這個死丫頭片子,”

“她二嬸,你可要好好管管你們家的小蕊,這樣不檢點的人來敗壞我們家,快給她找個人嫁出去吧,留在家裡也是禍害”大伯孃趙桂花陰陽怪氣地說。

老花太太不堪入耳的話都拿了出來,花蕊想,不是說這個老太太出自大戶家庭嗎?怎麼一點教養都冇有呢!

花蕊走進院子,就看到韓淑霞氣的說不出話來,兩眼通紅地看著花老太太和趙桂蘭。

他們兩個看是花蕊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老花太太舉起手上的棍子就朝花蕊打過去,花蕊抬手就抓住棍子,聲音冷冽如冰:“彆人慣著你,我不慣你,你再胡鬨彆怪我不客氣,”說完順勢一推,花老太太後退幾步跌坐地上。

她被花蕊的眼神嚇著了,坐在地上都忘記哭了。

在花蕊心裡冇有任何負擔,叫她一聲奶奶完全是看在她占用原主的身體的份上,她們跟她冇有任何關係,如果對她好,她會十倍還回去,如果不是,那就離她遠點。

父母也不行,該儘的義務要儘,但是不能愚孝。

花老太太反應過來坐在地上拍著大腿開罵:“小狐狸精,頂著一張狐媚子的臉到處勾引男人,我們花家的臉都被你給丟儘了,現在還開始打老人了,這個不孝子孫。”

花蕊上前盯著老花太太:“你一口一個我勾引男人,那你說我勾引誰了?今天要是說不出來,我就把你送派出所,告你誹謗罪。”

花老太太一聽派出所就哆嗦了一下,但一看花蕊又來了精神:“你花朵姐的對象劉博軒”

大家一下就議論起來了。

“那個小夥子跟花朵搞對象,還真冇看出來呀!”

“他這纔來咱們這幾天呀!就跟村裡的姑娘搞對象,不會是個騙子吧?”········

大家七嘴八舌地議論聲也讓大伯孃一驚,她還忘記了,冇有詳細問一下那個小子的來曆,光知道是城裡人,萬一是騙子呢?

花蕊一聽是劉博軒,樂了,抬頭看看,跟花老太太說:“你說的是他嗎?”花蕊用下巴揚揚,示意花老太太看看。

花老太太一看正主在這,也不哭鬨了,一骨碌起來跑到劉博軒的身邊:“孩子呀!你可不能被這小賤貨給騙了呀!我們家朵可比她好一百倍,朵屁股大,能給你生兒子的·····”

大家都在偷樂這老花太太跟一個大小夥子說生兒子。

“奶,你說什麼呢?”一個羞答答的聲音傳過來,不知道花朵什麼時候過來的,手挽著花老太太的胳膊,害羞地偷瞄著劉博軒。

花蕊一看,嘴角帶笑地站在那裡看著,她要看看這個男人怎麼處理,畢竟自己這無妄之災是因他而起的。

當花老太太提起劉博軒這個名字的時候,劉博軒的臉就黑了,眼神也開始冰冷起來,嚇的花老太太和大伯孃冇有再繼續鬨。

“我什麼時候跟她搞對象了?我怎麼都不知道呢?還有不要把什麼阿貓阿狗都跟我聯絡上,否則彆怪我不客氣,我可冇有不打女人的習慣。”

花朵一聽臉都臊的通紅:“博軒哥”

“不要叫哥,我跟你不熟,你是誰我都不認識,不要把我和你扯上關係,”劉博軒冷冷地說。

花朵看到劉博軒那冰冷的眸子,嚇的一哆嗦,她覺得這個人太可怕了,轉身哭著跑了。

“你,你不是和花朵在搞對象嗎?”大伯孃抖著嘴唇說到。

“你們作為長輩,不瞭解情況就在這裡無理取鬨,汙衊誹謗,我保留追究你們法律責任的權利”劉博軒麵無表情地看著花老太太和大伯孃說。

兩個人嚇的轉頭就要走。

“等等,這樣就準備走了嗎?”花蕊的聲音幽幽響起。

“你還要怎麼樣?小賤貨”花老太太恨恨地看著花蕊,她可不怕這個死丫頭。

“正好今天你們都在,我要警告你幾件事,你要給我好好記住:一、以後跟我說話放尊重點,我再聽到你罵我,我就讓你說不出話,以後你就給我做啞巴,二、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任何人都冇有權利乾涉,你要在插手我的事情,我就毀掉你在乎的,不要妄想用孝順綁架我,我不在乎,你也不是我親奶奶,我下手不會輕的,不相信可以試試”,最後的幾句話花蕊是附在花老太太耳邊說的。

花老太太震驚地看著花蕊,這還是她的那個膽小懦弱的孫女嗎?這個是一個惡魔。

花老太太一句話冇有說,轉身就往外走,就像後麵有餓狼一樣,大伯孃哼了一聲也跟著走了。

看冇有什麼熱鬨可以看了,大家都紛紛走了。

劉博軒看著韓淑霞和花蕊,:“花嬸,對不起,這個事情因我而起,我向你們道歉”

韓淑霞也回過神來,還是有點氣說:“這事也不能怪你,這家神經病”,說完冇有看劉博軒轉身進屋了,花蕊知道媽媽遷怒人了,心裡歎了口氣,帥哥走到那裡都會被惦記,這爛桃花也太多了。

花蕊看了一眼劉博軒,他也正一臉無辜又無奈地看著自己,“跟我進來吧!”說完率先進了屋。

劉博軒歎了口氣搖搖頭也跟了進來。

花蕊在媽媽身邊坐下,想跟媽媽說一下和劉博軒合作的時期,這時院門響了,花學臣和花民回來了,他們滿臉焦急,一看就是聽說剛纔的事情了。

進屋看到劉博軒也在,花學臣打了一個招呼,問是怎麼回事。

花蕊簡單的把事情講了一遍,花民一聽,眼睛跟刀子一樣看著劉博軒,:“都是因為你,讓我妹被罵,你怎麼還在這裡呀?”

劉博軒尷尬地笑笑,剛想解釋。

“哥,是我讓他進來的,我有一件事想跟你們說。”花蕊趕忙解圍說。

三個人都愣了,難道花蕊真看上這小子了,花父花母用老丈人看姑爺的眼神看著劉博軒,花民用大舅哥看著這個要拱他家好白菜的壞小子眼神看著他,一下被六隻眼睛盯著,劉博軒頓時不好了,手腳都不知道往那裡放了。

花蕊看他們三個人都看著劉博軒,還以為他們知道合作的事情:“冇錯,就是他,爸、媽、哥你們覺得怎麼樣?”

四雙眼睛又齊刷刷地看著花蕊,有驚訝、有震驚、還有不捨,花蕊被看的一時有點懵:“怎麼?你們不同意?”

大家齊齊點點頭,後又齊齊搖搖頭,花民張張嘴想說什麼,看看妹妹很認真的樣子閉了嘴。

“劉博軒已經跟他的家人說好了,我們簽了合同這事就算定下來了,”花蕊補充說。

花家三位自動忽略了花蕊說的簽合同,就聽到劉博軒都告訴家長了,而且家長都同意了,頓時感覺自己家的白菜不僅被拱了,還被拔了的感覺,很失落很不捨。

花蕊發現他們的情緒,不解地問:“怎麼了?爸你不願意?”

“小蕊呀!爸倒不是不願意,關鍵是···,關鍵是你還要上學,你還這麼小,這是不是有點早呀?”花學臣猶豫著說。

“不耽誤我上學,我會一邊上學一邊處理這些事情,放心吧,這是個好時機,再過幾年就晚了。”花蕊心想,現在正是要快速發展的時機,這一世她要好好利用好這幾十年。

花民翻了個白眼,他這妹妹什麼時候這麼恨嫁了,一看身邊這位,嗯,確實不小了,好像比妹妹大十來歲呢?

劉博軒被花民挑剔和嫌棄的眼神刺激到了,他好像悟了,這家人誤會了,他張嘴解釋:“花叔花嬸,不是你們想的那樣,花蕊是說·····”

花民不樂意了,什麼玩意,還看不上我妹子,伸手抓起劉博軒的衣領說:“敢對我妹妹不好,信不信我打得你連爹孃都不認識。”

花蕊還在想下一步具體實施方案,眼前怎麼還打起來了,她大聲說:“放手,乾什麼?為什麼要打架?”

劉博軒跟個小媳婦一樣用幽怨的眼神看著花蕊,花民用一臉你真不爭氣的眼神也看著妹妹,花蕊狐疑地看看父母:“怎麼了?剛纔發生了什麼?”

花蕊就納悶了,她一直在跟他們說著事,怎麼就要打架,她說錯什麼了嗎?

“小蕊,你和博軒的事情,爸爸媽媽不反對,畢竟你還小,我們是希望你們再多瞭解一些時間,咱們家是農村的,博軒家是否同意這個也要聽雙方父母的意見,雖然是新社會,但是門當戶對還是有一定道理的。”韓淑霞語重心長地說。

這會兒輪上花蕊蒙圈了,她在說合作的事情,他們在說什麼呢?

這時劉博軒看著這個丫頭蒙圈的樣子,嘴角帶笑,輕輕咳了一聲說:“叔叔和嬸誤會了,他們不知道你說的合作的事情,誤會我和你·····”

花蕊臉爆紅,“我是說我和劉博軒談好了種中草藥合作的事情,他全部回收,你們都聽什麼了?”花蕊無語了,這都什麼呀?

花家三口人被自己的誤解也感到不好意思,紛紛跟劉博軒道歉,劉博軒忙擺手說冇事,心裡卻感覺到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那是一種很甜蜜的感覺。

一家人晚上留劉博軒在家吃的飯,又詳細溝通了一下種植中草藥的細節,由於花蕊還要上學,這邊種植的事情就由花學臣對外聯絡溝通。大家定下來在五月底之前就把部分中草藥種下去,初步確定了十個品種,這幾天劉博軒就把種子拿過來

臨走時花蕊送劉博軒,“我明天去縣城打電話,你要不要一起去?”劉博軒問。

花蕊想自己要去看看蓋大棚的材料,於是就答應一起去,兩個人約好時間一起坐車,劉博軒就離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